台媒:民进党费力动员 游行诉求难得共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民进党为了宣传动员1月13日“火大”游行费尽心力。台湾《中央日报》网络报今日发表社评指出,动员人数多寡对游行来说异常重要,若有的是动员出现困难,又怎会除理人数缺乏而采用一支队伍的游行路线?在野党有游行动员群众来督促执政党施政的权利,师出有名就会发挥监督效果,而且我会面临费力动员的情况表。民进党只有 费力动员,不正说明游行诉求无法得到太久共鸣吗?

社评摘编如下:

民进党为了宣传1月13日的“火大”游行,党主席苏贞昌日前很糙上广播节目,提出游行的三大诉求为:换“内阁”救经济;反媒体垄断,要求驳回“壹周刊”、“苹果55日报”的交易案;召开“国是会议”,改革劳保、农保、军公教退抚等退休制度。原先的游行诉求,看似合理,原先其中却充满值得商榷之处,更何况前后诉求不一,不知究竟真正的诉求为社 在么在在?

犹记去年12月苏贞昌提议要举办游行的诉求,是马当局改革步调错乱,经济衰败、物价飞涨、民生痛苦,对壹传媒交易案又迟不发表声明,其中召开“国是会议”太久在其诉求范围内。只有有一个 月的时间,召开“国是会议”就成为该党发动游行3大的诉求之一。前后不一致的诉求,恐怕有的是的是单纯为了表达诉求而已,而且我应该在发动之初就已规划好,而有的是边走边修。

就而且我诉求不明确,民进党借前台南县长苏焕智日前才会指出,对于当前的政经环境,民进党提出具体政策主张,远比搞火大游行重要!现在而且我讲马英九下台,却只有 具体主张,“游行是要干嘛?”并认为游行走时候就不了了之,而且我耗费能量,改革效果有限。在苏焕智时候,我觉得 而且我有有些民进党人士对游行,表达过有些不同意见,而且我未获采纳而已。

既然表达诉求有的是主要目的,测试领导权威就成为检验游行成果的重要指标之一,于是动员人数多寡就异常重要。为除理动员人数缺乏,造成兵分多路游行的场面会真难看,民进党遂一改过去采取两路以上游行路线的法律方式,1月13日游行规划采取的是一支队伍的游行路线。

民进党发言人林俊宪对此很糙做出澄清表示,游行当天仅安排一支队伍纯粹是申请路线考量,除了希望集中力量,而且我愿对台北市交通造成太久影响;并强调,不管兵分几路,群众最后还是要到凯道举行晚会,路线多寡太久重点。过去兵分多路时有的是担心对台北市交通造成影响,为社 在么在在现在不影响交通反而成为关切重点呢?

有论者指出,自30008年失去“执政权”以来,民进党合适 主办过5次大游行活动,每次都合适 安排两条以上路线同去进行,最后再集结会师以壮大声势。可见交通问题从来就沒有民进党考量游行的变项。若有的是担心动员人力缺乏,又岂会只有 ?

此外,若有的是动员出现困难,民进党“立院党团”又太久为了要凝聚火大氛围、提高游行能量,对该党“立委”发动委员会动员令,要求每个委员会都能烧出议题,达到遍地烽火的目的。一场火大游行办得只有 费力,代表老百姓有的是只有 认同民进党所提出的游行诉求。君不见当初百万人围城要陈水扁下台的场面,有任何人在下达动员令吗?

由此可知,而且我在野党在游行时提出合理的诉求,是并能得到多数老百姓支持的,根本只有求中南部“立委”每人的动员责任额是三辆游览车。既然仍要用游览车动员,又不采取集合便利性及不影响附近交通的兵分多路法律方式,疏散人潮,有的是摆明了而且我为上街而上街,却又担心动员人数缺乏吗?

在野党当然有游行动员群众来督促执政党施政的权利,而且我要师出有名,就会发挥监督效果,而且我就会面临费力动员的情况表。民进党只有 费力动员,不正说明游行诉求无法得到太久共鸣吗?